9月27日(星期五) 安和棧橋 由於紅土的流失,海水被染成鮮紅色 / 土砂的價格有可能是官制談合

(基地門前)

夏日的陽光還是和往常一樣灼烈逼人,市民們也仍然堅持不懈地抗議著。今天,來自橫濱和福岡的數十人參加了靜坐,他們重複著口號,直到被機動隊員們抬走。從福岡而來的參與者表示:“我看著填海的現場,不禁流淚了。我們必須要認識到,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填海工程的規模比想象的要大很多。一想到投入的土砂是用我們的稅金換來的,就氣不過來”。今天分上午和下午共3次170輛卡車運送建材進入基地。

 

(棧橋前抗議行動)

今天鹽川棧橋進行了土砂搬出的作業,不過僅持續了2個小時,共計搬運了127輛車的土砂。
安和棧橋今天海陸同時展開了抗議行動。皮划艇隊有10艘進入了棧橋下,延遲了搬運船的出港時間。市民們發現了從運輸船中流出的紅土將海水染成了鮮紅色,於是向防衛局職員提出嚴重抗議,強烈要求其認真處理。加上傳輸帶的故障,運輸的進度得到很大的延遲,今天共有2艘搬運船運送401台卡車的土砂出港。

 

(其他)

最近,媒體曝光了沖繩防衛局在公開招標之前曾向企業透露填海所用土砂的價格。根據“官制談合防治法”,在招標前向企業公開價格是明令禁止的。專家嚴肅地指出:“一般的工程,在招標前是絕對不能透露材料價格的。如果沒有正當理由的話,很可能已經違反了官制談合防治法”。土砂的中標價格為283億日元,即每立方米土砂的單價為5370日元,約爲市場價格的1.5倍,這也成爲很大的問題。
防衛省和接受訂單的大型建築工程承包商之間相互勾結早已有之,防衛省的課長級官員往往在退休後進入企業工作(即所謂的“仙人下凡”),他們從以前的職場舊識那裏獲得對企業有利的信息,這已是衆所周知的事實。所以,總金額超過1兆日元的邊野古新基地工程,其預算中到底有多少是過大估計的,而其中的一部分進入了政治家的口袋,成爲政治獻金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