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8日(星期三) 三浦俊一先生「不分左右(派)的沖繩鬥爭令人驚艷」/ 為了阻止砂石的搬出,分兵四路展開強韌地抗議

以「絕不允許施作邊野古新基地」作為共識的「All沖繩」中不但有保守派也有左派。三浦俊一先生(73)以前是比左翼還左的激進派,好好老爺爺的樣貌還真感覺不出來有如此的一面。

三浦先生現在在大阪釜ヶ崎,擔任為了日雇勞動者每日奔走的勞動組合的副委員長。主要負責與在不景氣以及新冠肺炎的影響下失去工作、在最底層生活著的中老年人們進行諮詢工作。「雖然不論是金錢、工作,還是健康之類的事情都會談,但其實最重要的應該是傾聽他們講述自己的個人史吧」,他笑著表示。還是希望有誰能夠傾聽在家族疏遠了的孤獨中自己努力生活下來的證據吧,這樣心情實能感同身受。

核能發電廠的內部盤檢期間,有近1000位勞動者從釜ヶ崎被強拉去參與工作,進而遭受了輻射污染。除了勞動諮詢,跟關西電力公司進行交涉之外,也在與黑道相關的作業員徵募環節的改善上出了一把。「這些日雇工為了生活抱著必死的意志,連黑道都被擊敗了,相當了不起啊」。

2014年10月,他第一次來到邊野古。就算從過去曾是最左翼的他來看,「保守派也好,左翼也好,過激派也好,全部都捲動在一起,在認同的大旗下共同為沖繩而戰,對此我真的感到驚訝與感動」。

來到邊野古,成了得已從為了無家者的共同炊事和堆積如山的諮詢案件之中解放出來的喘息。勞動組合的委員長也十分認同,並爽快地以「好哦,儘管去吧!」答應了三浦先生暫離崗位的請求。

 

(施瓦布基地大門前)
全島會議那霸分部的成員參與的週三,由女性們擔任行動指揮而充滿著活力。在第二次搬入作業時,約50人一面靜坐一面高歌、呼喊口號,也進行了遊行。
縣警機動隊的新任指揮官下令組成了得以包夾遊行的市民的隊形。「這是打算威脅表現的自由嗎?」「讓我們進行跟往常一樣的抗議行動」等抗議的聲音同時在空氣中劃出。看來是個剛從本土前來赴任的中隊長,想要一口氣摧毀過往已經在大門前被默認的抗議方式。就算只是件小事,大家一起抗議這點是非常重要的。今後也繼續貫徹這樣的方式吧!只要大家一起喊聲的話沒有什麼好怕的!
施工資材分3次搬入,共計223輛次進入了基地內。

 

(琉球水泥安和棧橋前)
約30人分散在棧橋的出入口,朝向運入砂石的卡車持續進行抗議。連同「Go Go Drive」的6輛成員,一起拖延了卡車的運行。在海上,8艘獨木舟與1艘橡皮艇緊跟在試圖出港的搬運船旁邊,成功延遲了該船的出港將近1小時。海上抗議的成員全數被抓,並被帶回了岸上。
棧橋的入口處搖曳著七夕的裝飾。多彩的紙籤上寫有「期盼著這裡成為沒有基地的和平的島」「期盼新基地計畫受挫,並健康地長命百歲」等願望。這是在沖繩的大家所共通的願望。

※「七夕」的含義
七夕,是7月7日舉行的星祭。七夕這天,是「織女星」與「牛郎星」一年一度在天河上相會的日子。因為這個典故,在這一天會將寫有願望的詩籤掛在笹葉上,向織女星祈求技藝的進步(=願望的實現)。

 

(本部町塩川港)
比平常晚的10點左右開始了砂石的搬入。推估沒有空著的船。只有本部町的全島會議(島くるみ)的成員5人參與了抗議,擋在以每分鐘一輛的節奏駛入的砂石車前面,試圖延遲砂石的搬入。工程作業一直進行到傍晚5點左右,共271輛份的砂石倍載運上2艘搬運船上。

 

與到現在為止的土砂量和佔全體比例

這些數值只是根據砂石車的車次推算出來的參考值。
2018年12月1日到2019年12月末砂土投入的清除的台數 114,601台(佔全體比例1.39%)

4日(星期六)

6日(星期一) 7日(星期二) 8日(星期三) 9日(星期四) 10日(星期五)
安和 882 1066 900 937
塩川 0 394 275 271

 

目前為止的傾卸車總數 土砂※① 換算成體積 ※② 佔全體比例 ※③
199,803台 999,015t 499,508㎥ 2.473%

※① 一輛卡車的裝載量按6噸計算
※② 土石的比重以2計
※③ 以計劃全部填海工程需要的土砂為20.200.000㎥計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