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9日(星期一) 在大門前「僅僅是見到對方就受到鼓舞」 / 土沙搬出 是否轉移重點至鹽川港

漂蕩於翡翠綠的海面,將身體寄託在獨木舟上。無論乘著獨木舟幾次,每次都會被大浦灣的美麗所感動。總是分不清是在出去抗議呢,還是在海裡玩呢。
從2014年成為獨木舟團的其中一人、暱稱「samii」的團員說,「現在比較辛苦,但在最初的時候,第一天稍微練習一下,隔天就到現場進行抗議行動。」samii進行地質普查時,也曾因延伸至海裡的鑽頭挫傷而停止工作。當時海上警衛隊的反制行動相當殘暴,使獨木舟翻覆,並將翻船成員的頭壓入水中,不斷造成獨木舟隊團員受傷。過多的警備對國會來說也是個大問題。「目取真俊先生(芥川賞作家)遭不當逮補後,海岸警衛隊變得客氣許多。他們大概也知道被告發的恐怖吧。」
samii先生今年已經71歲了。兩個月回東京家裡一次、兩週後返回沖繩的生活持續近四年。他說:「跟陸上不同,從海上親眼看到填海造陸的現場的話,抗議的精神特別高昂。」
儘管出海對samii先生有一半是快樂的心情,但他對整日在大門前徒步抗議的「陸地人」心懷歉意。因海象惡劣而取消海上行動的日子,samii先生會到安和那邊幫忙「陸地人」檢查搬入土石進入工地的砂石車。

 

(施瓦布營區大門前)
超過30度的高溫中,有40人靜坐抗議。分成三次共搬運220台物資材料。
每天,從名護市與妻子一同前來的中林順二先生笑說:「為了參與抗爭,我們從本土搬家到沖繩來,所以我們不能放棄。過來大門這裡是我生活的中心,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處理的。」
「我已經半年沒有見到人了,跟大家聊天聊得很開心。僅僅是見到對方就很受鼓舞唷!」
從最初抗爭的人、不時從本土過來的人、第一次過來的人⋯⋯各式各樣的臉孔混雜其間、一齊在門前靜坐的日子已經超過2100天。


 

(琉球Cement安和碼頭前)
10人分別在碼頭的出入口持續朝砂石車抗議。對峙的縣設保安警察與民間保全人員人數較抗爭者多。這天工程作業持續到晚上近八點。工程重啟以來,一直都是這樣的情形。可以看出他們極力追回延宕的填海造陸工程進度的樣子。
這天往琉球Cement主營業務的石炭船堆放建材,沒有堆放砂石進搬運船。770台砂石車份量的砂石被放置在機構內的臨時堆放場。

 

(本部町鹽川港)
宇流麻市來聲援的朋友們約20人分別在碼頭持續抗議。朝要從採石場去安和港的砂石車抗議並拖延行車。333台砂石車份量的土砂堆放在三台搬運船。
根據外洩的情報,從安和碼頭搬出土沙的工程即將結束,轉移到鹽川港運用輸送帶的搬出作業。雖然不確定資訊的真偽,這對想加速土石搬運的沖繩防衛局而言是有可能考慮的。若在鹽川港一個地方搬出土沙的話,抗議也會變得簡單許多。明天起,在鹽川港開始每週一次的集中行動。

 


與到現在為止的土砂量和佔全體比例

這些數值只是根據砂石車的車次推算出來的參考值。
2018年12月1日到2019年12月末砂土投入的清除的台數 114,601台(佔全體比例1.39%)

27日(星期六)

29日(星期一) 30日(星期二) 7月1日(星期三) 2日(星期四) 3日(星期五)
安和 847 0
塩川 0 333

 

目前為止的傾卸車總數 土砂※① 換算成體積 ※② 佔全體比例 ※③
192,317台 961,585t 480,793㎥ 2.380%

※① 一輛卡車的裝載量按6噸計算
※② 土石的比重以2計
※③ 以計劃全部填海工程需要的土砂為20.200.000㎥計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