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2日(星期三) 潛水夫牧志治:「珊瑚的海正在哭泣」/ 大暑這天分五處約80人抗爭

牧志治可說是最了解大浦灣的潛水夫之一。他總是將「這裡的海很棒」掛在嘴邊。然而近年來,因為造路工程或新基地的建設所對海洋造成的破壞十分讓人有感。

過去的大浦灣是什麼樣子的呢?他藉由密克羅尼西亞、帛琉或是關島等地豐饒的海中潛水的經驗展開想像,終於在最近勾勒出了樣貌。「過去的大浦灣應該是非常了不起的才是。因為現在仍然擁有不遜於大堡礁的珊瑚種類。沖繩的人們應該要對它有更多了解才是。」

牧志治先生(70歲)率領成立於5年前的「Rainbow」潛水隊,每週1~2次潛入由於新基地建設工程而不斷變化的海底進行定點觀測。目睹著被數不盡的巨型混凝土塊壓壞而成生白化現象的珊瑚,以及被紅土所覆蓋的海底,他不但心痛,更多次在海中因憤怒而咬牙切齒。

曾為獨木舟小隊的休息場所的長島的沙灘也消失了,過去數以百計飛來過冬的燕鷗也遽減。「護岸工程大幅改變了潮水的流向,沙子因而流失了。以前這裡可是可以讓人吃個午飯小歇的地方。也有很多燕鷗在這裡休息。」

他對於防衛局向縣政府提出的珊瑚移植的申請也有嚴厲的批判。「雖然說要移植38000株的珊瑚,但移植對象只限定為1公尺以上的珊瑚。那些1公尺以下的珊瑚,明年也許就會長到1公尺也說不定。而且,所謂的『移植』是不可能的,大部分的珊瑚在過程中都會死掉。」打從心底對於朋友說出的「珊瑚正在哭泣」這句話感到共鳴。

「我正打算把潛水的工作交棒給後輩,因為他們都已經成長成能獨當一面的潛水夫了。」乍聽之下現年70歲的牧志先生似乎開始退縮了,但他的眼睛卻給了我們否定的答案。

 

(施瓦布基地大門前)

「大暑」在曆書上被載明為一年中最熱的一天。自中國傳來的習俗似乎在韓國也相同。靜坐者忍受熠熠直射的日光行動著。年紀最長的文子奶奶(94歲)也坐著輪椅前來。以那霸的女性成員為中心歌唱,向著基地齊聲呼喊口號。面對機隊動員催促離開的要求,行動者要麼不是充耳不聞,就是一面與之爭論,一面頑強地坐著。

午前和午後共三回,有235台大型車輛運入建材。

 

(琉球水泥安和棧橋前)

宇流麻市居民団体Uruma-ShimaGurumi(うるま島ぐるみ)的成員約20人分散於出入口,持續對駛入的砂石車進行抗議。「Go Go Drive」的成員六輛也在國道上奔走。因為明天即將開始四天連假,看來是為了要預先搬入休假期間的份量,砂石車毫不間斷地持續駛來。798輛次的砂石車從採石場將砂石運入,共875輛份的砂石被載運上4艘搬運船。

海上小隊則以橡皮艇2艘、獨木舟9艘出海抗議。拖延了搬運船的出海1個多小時。

 

(本部町鹽川港)

工程作業從9點50分開始進行。可能因為沒有空的船,不能兩艘船同時進行,所以跟昨天一樣以一次一艘船的方式進行了裝載作業。

本部町居民団体Motobu-ShimaGurumi(本部島ぐるみ)的成員六人持續抗議行動,即使被夏日的熱氣籠罩著,也不休息地繼續站立著。

210輛份的砂土被裝載到2艘搬運船上。

 

與到現在為止的土砂量和佔全體比例

這些數值只是根據砂石車的車次推算出來的參考值。
2018年12月1日到2019年12月末砂土投入的清除的台數 114,601台(佔全體比例1.39%)

18日(星期六)

20日(星期一) 21日(星期二) 22日(星期三) 23日(星期四) 24日(星期五)
安和 508 595 860 875
塩川 0 493 211 210

 

目前為止的傾卸車總數 土砂※① 換算成體積 ※② 佔全體比例 ※③
211,381台 1,056,905t 528,453㎥ 2.616%

※① 一輛卡車的裝載量按6噸計算
※② 土石的比重以2計
※③ 以計劃全部填海工程需要的土砂為20.200.000㎥計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