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星期三)  新名善治成立「守護海洋入會漁業組合」/ 和光學園的學生27人走訪帳篷:「沖繩戰與反基地運動緊密連結」

「海是沖繩的心臟。不可以隨便破壞。為了戰爭建造基地更是絕對不予許的。」新名善治先生(67歲)多次奮力疾呼。他所住的汀間,是施瓦布基地對岸的一個聚落。一旦建設了新基地,起飛的美軍軍機就會從上空呼嘯而過。

填海工程剛開始的2019年1月,名護市東海岸入會漁業組合隨之成立。是在被認可為正式的漁業組合之間的暫定組織。因為名護漁業組合將在大浦灣捕魚的漁業權賣給了沖繩防衛局,所以無法繼續在大浦灣捕魚。因此,由前漁師、兼職農家、主婦、自營業者等30餘人聚集在一起,展開了這個轉而由鄰近的東海岸的住民們主張在大浦灣的漁業權的計畫。顧問包含前名護市長的稲嶺進先生、漁業法頂尖專家熊本一規明治學院大學名譽教授等。

無法從事遠洋漁業的入會漁業組合雖然能從事的漁業範圍有限,但還是努力以在淺海捕獲的水產品做出成績。成員們為了能隨時出海而所有了數艘船。為了填補組合的運營費,研發了「Ikalah」(烏賊和味噌等混合而成的水產加工品)並開始販售。由全國的支援者而來的訂購蜂擁而至,因此每天連組合的事務局長都親自參與製造。

他確信,如果能在大浦灣創造新的漁業權,將能成為阻止基地建設的一大助力。

「我想要守護這片自古傳來的海洋,將她原封不動地傳承給年輕人,延續這個脈絡。」促成入會漁業組合成立的新名先生的原點相當清楚。

 

(施瓦布基地大門前)

東京和光學園的27名高中生來訪基地大門前,這是學校裡的其中一門選修課。

基地問題研究的現場調查,據說是從1966年以來每年的例行行動。大門前的帳篷裡,91歲的島袋文子女士述說著在沖繩戰時的悲慘體驗,「日本軍沒有守護住民,也沒有一人在戰時裡死去」她如此訴說著。學生們一邊點頭,一邊努力記下筆記。其中一位學生說道「對於沖繩戰經驗與反對基地的關聯性我清楚了許多。」

水泥車等大型車輛共149輛運入建材。

 

(琉球水泥安和棧橋前)
煤船到岸後,停滯兩天的砂石運搬從大概12點重啟。集結在塩川港的成員緊急移動至安和棧橋進行抗議。機動隊也跟著移動。在棧橋出口試圖想制止抗議行動的機動員跟反對的市民間不斷有激烈的衝突。6台GoGo車隊的成員也參加了。對棧橋內的砂石車出不去一事感到焦躁的機動隊指揮官,頻繁用麥克風恐嚇市民。也有將麥克風接近抗議市民的臉並大聲怒罵的場面。

砂石車將53台分的砂石被裝進3隻搬運船,向大浦灣出港。

 

(本部町鹽川港)

上午因為在安和棧橋沒有工程,40多名市民在塩川港聚集。在場內各處移動推遲砂石車的運行。機動隊也來了2台裝甲車,40多名機動隊員限制抗議行動。

砂石車511台分的砂石被裝進4隻挖泥船。

 

與到現在為止的土砂量和佔全體比例

這些數值只是根據砂石車的車次推算出來的參考值。
2018年12月1日到2019年12月末砂土投入的清除的台數 114,601台(佔全體比例1.39%)

10 日(星期六)

12日(星期一) 13日(星期二) 14日(星期三) 15日(星期四) 16日(星期五)
安和 840 0 0 753
塩川 0 619 513 511

 

目前為止的傾卸車總數 土砂※① 換算成體積 ※② 佔全體比例 ※③
260,128台 1,300,640t 650,320㎥ 3.219%

※① 一輛卡車的裝載量按6噸計算
※② 土石的比重以2計
※③ 以計劃全部填海工程需要的土砂為20.200.000㎥計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