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9日(星期二) 施工預定地也是軟弱地盤  必定影響工程時間

(基地大門前)

忍受著來往車輛所排放了汽油味,今天仍有約20名參與者在大門前靜坐抗議以表決心。一名著名的報人手握麥克風,向大眾述說著沖繩的現狀、被歧視的歷史、現今政權不尋常的面貌,不僅和現場的參與者產生了共鳴,更是讓靜坐抗議行動湧出無比信心。然而,當天的搬運建材的車輛變少了,共有182進出基地。

 

(大浦灣海上抗議行動)

今天停止出任海上的抗議行動。下圖照片是從基地對岸的瀨嵩望看K8護岸的施工進度和現況,可以看見護岸已向海延伸有數十公尺之長。全長設計有250公尺長的護岸一旦完工,貨船停靠裝卸處就會有兩處且會一氣呵成得進行填海工程;這也是環繞著新基地建設、其中的重要關鍵時刻,即將要在四月到來了。

 

(琉球Cement安和棧橋前)

儘管單薄的人力仍堅守在棧橋出入口,利用車子展開「GOGO作戰」(龜速駕駛)抗議行動,試圖延遲卡車進入及搬運的時間。即便如此,今天仍有409輛卡車的砂石搬入、2艘貨船出港,但抗議行動也成功阻擋了1艘貨船量的砂石搬入及運出。雖然不能完全阻擋砂石的搬入,但是只要每天的堅守、積沙成塔,與工程進度大幅延宕是息息相關的。我們都非常的明白,正是這些日積月累的抗議行動,才能把建設工程拖延了近20年之久。

 

(其他)

大浦灣填海工程所用的護岸用大型沉箱(水泥製的巨大箱塊),其預定暫放地是在海上作業場,但附近卻被檢驗出是軟弱地盤。而大型沉箱光1個就有約長52公尺、寬22公尺、高24公尺、重量7,400頓之大,總共有38個;工程規劃承諾中,海上作業場在工程結束後是會撤掉的,但對於不能進行地盤改良工程之地,回復原狀便是無稽之談。就現狀,繼續將大型沉箱放置在該處,恐怕有倒塌或下沉的危險性,因此防衛局已經終止了海上作業場的建設工程。土木技師同時也是和平運動家的北上田毅先生,表示「軟弱地盤擴延整個大浦灣一帶,要再另選其他的地方我想是很困難的吧」。又再一次難題的顯露…。

下圖照片是在前天,於今歸仁村運天漁港附近,遭發現的儒艮屍體。過往儒艮皆是親子共遊的美姿出現在大浦灣,但今日卻只有媽媽,應該是為了找尋糧食的海草,才回游到大浦灣另一側的西海岸吧。海洋博物館調查員將會研討其死因,後續預期將此做成標本展示在今歸仁村的歷史文化中心中。耳聞此噩耗的環境團體、專家和愛好者們都相繼發聲表示「遺憾」和「氣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