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7日(星期三) 基地大門前 三世代的家庭共11人一起靜坐 / 去年12月以來,儒良的覓食痕跡為零

(基地大門前)

來自福岡縣的三個世代的兩個家族成員共11人,參加了基地大門口前的靜坐。家族中最小的男孩還沒有入小學。看著遮蔽了眼前視線的機動隊隊員的樣子,他突然哭了起來。祖母站起來拿著麥克風對隊員說:「你們做的不就是讓孩子們哭泣的事情嗎?我們家族只是為了不讓寶貴的大海被破壞而靜坐抗議著而已。為了孫子和子孫,今後我也會繼續戰鬥下去。」他們是為了撒放最近過世的祖父的骨灰而來到沖繩。每年春天都在沖繩集訓的17名中央大學的學生也出現在大門前。274台的砂石車與大型車輛將建材搬入基地。

(琉球水泥公司安和棧橋前)
週三集中行動日。100多人在安和棧橋前與海上進行抗議行動。棧橋入口前的抗議行動中,藉由在車道上的「安全運轉遊行」,將搬運砂石的工程車減少至247台,是平時數量的一半以下。

獨木舟隊也以14艘的隊伍數量大幅延遲了砂石搬運船的出港作業。這天,出港的搬運船只有一艘。最下方的照片中,海上保安隊正在用剪刀剪斷網繩,剝除被綁在網上的獨木舟。

註:「安全運轉」遊行的意思是,用慢行的遊行,根據道路交通法,它是對安全駕駛的示範,意味著並不違法。


 

 

(其他)

自去年12月以來,大埔灣沒有發現任何一條海藻叢中的儒艮覓食痕跡,這個時間點剛好與防衛局開始向海中投入沙石的時間一致。2015年9月,當時1個月內還可以發現120條覓食痕跡,但接下來年年減少,去年2月時已減少至58條。沖繩儒艮關係網(ジュゴンネットワーク沖縄)的事務局長細川太郎指出:「可以合理認為工程的聲音與震動對儒艮造成的影響已達極限。」上週18日,受到追蹤的3隻儒艮中的其中1隻遭發現已成了屍骸。為了尋找覓食場所而從大埔灣銷聲匿跡的儒艮們究竟都跑去哪裡了呢?剩下的2隻至今仍行蹤不明。照片為5年前拍攝的儒艮覓食痕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