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0日(星期三) 「不讓故鄉的任何一粒沙土被用於戰爭」 阿部悅子在砂石提供預定地之間奔走/ 丹尼爾:「從祖父出身的沖繩的戰前與戰爭歷史中學習」

採自瀨戶內海的砂石被用於邊野古的新基地建設——2013年3月27日的琉球新報上刊載了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瀨戶內、德之島(Tokunosima)、奄美大島(Amamioshima)等,文中列舉了遍佈九州、四國的8個地名。用於新基地填海造地的砂石,其中近7成(1644萬平方公尺)將搬運自本土,這個消息在該篇報導中初次曝光後,阿部悅子女士所屬的「環瀨戶內海會議」隨即於總會上進行了積極的討論,並確立了不讓砂石被從瀨戶內海搬出的方針。

阿部悅子女士這30年來,在愛媛縣今治(Imabari)市持續從事著反對瀨戶內海的填海與挖掘海砂的運動。在眾人的推舉下,1999年她從主婦一躍成為縣議員後,作為愛媛縣首位女性縣議員擔任了4期共16年的職務。

他奔走在被選作為砂石提供預定地的地點之間,組織反對運動。足跡片及了9縣共20個團體。他對小豆島(Shodoshima)住民的這段話印象深刻。「這裡的石頭曾被大量挖走,用於建築大阪城。如果再繼續運走這裡的石頭,島就會變得瘦小。就像是賣掉自己的女兒一樣的感覺。」在奄美大島的演講中,他強烈體會到島民「對沖繩的情感」,並深受感動。也有友人曾對他說:「你被黑道盯上了,晚上不要在外頭走動。」砂石可謂牽連著各式各樣的利害關係。

今年,政府將原先由本土提供砂石的工程方針調整為改由沖繩縣內供應。阿部女士懷疑:「本土目前剩下的全是沒有反對運動的地方。不知道政府是不是在打這些地方的主意。」

他頻繁地造訪沖繩,並與本部、名護的人們建立了交流關係。他振奮地說:「隨著運動的進行,最令人高興的就是人際關係的建立了。」今後也將計畫走訪鹿兒島、熊本等尚未建立反對運動的地區。「任何一個故鄉都不會有任何一粒沙備用於戰爭」他心中始終不忘這句某個反對運動組織的標語。

 

(施瓦布基地大門前)

在間歇的強降雨中,約四十人身著雨具在大門前大聲抗議。今日輪到女性主持抗議,而女性成員們有時比男性行動更加激烈,毫不放鬆地面對負責驅散的縣警機動隊員們。雖然逐漸可認得這些年輕隊員的面容,成員們仍忍不住向他們訴說沖繩的歷史,以及美軍所造成的傷害。從隊員們的表情也可看出他們的疑惑。琉球大學的客座研究者丹尼爾・岩間先生也參與了抗議行動。他的祖父在二戰後移民加拿大,他是移民二代。「我想從沖繩的長者們身上認識沖繩在戰前與戰時的歷史,這將是我與沖繩的連結」他這麼說。他的任期到明年三月為止,但若能找到工作,他希望能永久地定居沖繩。

 

(琉球水泥安和棧橋前)

「沖繩和平市民」的成員共三十人分別在出口與入口持續抗議著。在出口指揮的機動隊隊長對市民的態度仍是老樣子一副強行照規矩來的樣子。用手持式麥克風盛氣凌人地發出警告,為了讓砂石車通行將人行步道封鎖十分鐘以上。「做太過頭了。不是應該行人優先嗎」等責難之聲不絕於耳。

三個像是沖繩防衛局的男性幹部前來視察。只要一對到照相機就馬上別過臉去。是針對如何讓延遲的工程趕上進度的對策演練吧。他們來到現場一事,正是我們的抗議行動對工程造成影響的鐵證。不論對方打算採取怎樣的對策,為了抗議集結起來的人的心是不會動搖的。總共890台砂石車份量的砂石被堆到4艘搬運船上。

 

(本部町鹽川港)

大約15人藉由慢慢地橫越馬路,來展示抗議的意志。也許是人數較多的緣故吧,許久不見的機動隊出現了。不過,只是穿越馬路的話,不算違法。機動隊員們只能催促他們快點穿越。水泥攪拌車在港口內塞車了好幾次,工程作業確實因此受到延誤。有388車次的砂石裝載到4艘船上。

 

與到現在為止的土砂量和佔全體比例

這些數值只是根據砂石車的車次推算出來的參考值。
2018年12月1日到2019年12月末砂土投入的清除的台數 114,601台(佔全體比例1.39%)

9月26 日(星期六)

28日(星期一) 29日(星期二) 30日(星期三) 10月1日(星期四) 2日(星期五)
安和 967 554 282 890
塩川 0 618 521 388

 

目前為止的傾卸車總數 土砂※① 換算成體積 ※② 佔全體比例 ※③
252,055台 1,260,028t 630,138㎥ 3.119%

※① 一輛卡車的裝載量按6噸計算
※② 土石的比重以2計
※③ 以計劃全部填海工程需要的土砂為20.200.000㎥計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